2000个字观后感

荒凉的乡村路上,臃肿的灾民蹒跚前行。路上风雪漫漫,随时可能断粮,带出来的牲口都已充饥,有人典妻卖儿,有人暗自庆幸。为了填饱肚子,尊严的底线在这条路上低到乌有;日

荒凉的乡村路上,臃肿的灾民蹒跚前行。路上风雪漫漫,随时可能断粮,带出来的牲口都已充饥,有人典妻卖儿,有人暗自庆幸。为了填饱肚子,尊严的底线在这条路上低到乌有;日本的飞机几次轰炸,慌乱中自己的战士也会顺手牵羊以强欺弱;不可想象的世界,连牲口也会吃人。

原来的财主老范带着妻女、怀着孕的儿媳和一个长工走上了逃荒之路。在万千的灾民中,老范算是比较幸运的一个。随话说,饿死的骆驼比马大,在别人早已断炊断饮时,他们还存有不少粮食。看到家里原来的帮工卖女,他也有恻隐之心,周围人看到他施舍小米一个个都充满期待,可惜逃荒路漫漫,灾民无数他一己之力无可奈何,只好说是借给他们。

家财被溃军抢走,粮食一点不剩,原来养尊处优的他竟合伙偷驴,不幸驴走丢,肉没吃成反丢了帮工性命。女儿娇生惯养,逃荒路上仍带着一只猫,宁肯自己不吃也要喂猫。儿媳产后失血过多又受了风寒,没多久便去世。妻子勉强支撑,到洛阳时也走了。大年三十,有人来灾民区买人,女儿受不了这种饥寒交迫的生活,自愿让老范卖了她。他们一心想逃到陕西,结果到陕西境内了,老范唯一的孙子却窒息而死。现在是真正的家破人亡。原来充满希望,想象着白手起家东山再起的老范不想前行,只愿死的时候离家近一点。路上遇到一个刚死了母亲的孤女,认她做了孙女,以后两人相依为命。

花枝是一名普通的农妇,有着自己一直守护的东西——一双儿女,跟着丈夫带着婆婆出来逃荒,她从未喊过苦叫过累,只是不愿孩子受到伤害。婆婆病重,丈夫欲卖了女儿换点粮食,她宁肯饿死也不放弃女儿。怕自己走后一双儿女没人照料,她主动提出嫁给老范的长工拴驻,又让栓驻卖了她换点粮食带着自己的孩子讨条活命。走之前,她看到栓驻的棉裤破败不堪,又让他换自己较好的那条。她尽了一个母亲的全力!

灾民的身体一天瘪似一天,身上的棉衣棉絮都漏了出来,没有吃的将树皮磨成粉凑合。干旱加蚂蚱,让三百万人活活饿死而在一些地方官的上报资料里,灾情并不严重。

白修德是美国《时代周刊》的记者,亲眼见证了不可想象的灾情的严重。他的食物和毛驴被人抢走也不在乎,他冒着生命危险拍下了许多照片,到处奔走请求国民政府救灾。面对自己束手无策的状况,他只能对神父梅甘说说自己的观点:有人死去我可以接受,让我无法接受的是那么多人颠沛流离,政府却没有任何救援。

在这条逃荒路上,我很少看到有温情的地方。灾难让大多数人变得麻木,感情变得淡薄,饥饿激发了最原始的欲望,每个人心里都想的是自己和亲人安好,别人如何无所谓。所以就出现了老马这样投机的人,老马原来是县衙的伙夫,在逃荒路上做了巡回法庭的庭长,在他眼里这场荒灾挺好,他只盼望着在这场灾难中折腾些成绩,希望在灾后可以升官发财。没想到后来日本兵来了,他仍旧是一介伙夫,还得夹着尾巴做人,将尊严踩在脚下。更有一些官员私吞政府拨给灾民的救济款和粮食。

灾难面前,人性的善恶一览无余。真正让人感到的悲凉的不是灾难本身,而是灾难中温情的缺失与道德的沦丧。

一般都是说“一股淡淡的忧伤”,而我看过《听说》后的感觉就是“一股淡淡的感动”。之所以说淡淡的,是因为电影中没有催人泪下的感人场面,只是娓娓道来一个故事,一个让你感觉非常真实的故事,一个让你感觉会在你身边发生的故事。而看完、听完这个故事后,你肯定会被里面的爱情和亲情以及为梦想而努力奋斗的精神所触动。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像闲暇的午后,你跟挚友围坐在茶桌边,泡上一壶清茶,在口中和空气里弥漫着的淡淡的茶叶清香中,听他讲述自己的人生经历一样。

之所以会看这个片子,是因为在《第10放映室》一期介绍台湾电影的节目中看到了这部片子的介绍。节目中称现在台湾正在流行一股“小清新”电影风潮,而《听说》就是其中一部。百度百科里面对“小清新”的解释是这样的:“小清新”最初指的是一种以清新唯美、随意创作风格见长的音乐类型……之后逐渐扩散到文学、电影、摄影等各种文化艺术领域……无论是作为一种理想的生活方式,还是个人憧憬的美好意境,小清新都是秉承淡雅、自然、朴实、超脱、静谧的特点而存在着。其实,小清新不小清新我无所谓,我所在乎的是电影是否讲述了一个好故事。因为我一直都认为,电影是用视觉和听觉渲染来讲故事的艺术。如果连故事都讲不好,那么再炫再酷的视觉和听觉效果都会味同嚼蜡。而《听说》就讲了一个好故事。

《听说》是为2009年在台北举行的“听障奥林匹克运动会”而拍的主题电影,以听障人士的爱情故事为主轴:秧秧为了完成姐姐小朋参加听障奥运会的梦想,一直努力工作来支持二人的生活,大学期间学过手语的天阔因一次送外卖的机会而结识了这对用手语对话的姐妹,然后渐渐喜欢上了秧秧。天阔和秧秧都以为对方是听障人士,一直都用手语交流……

既然这是一部关于爱情、亲情和梦想的电影,那我就分别说说电影中这三方面的情节吧。由于电影中大量的手语对话,再加上我的表述能力有限,我不得不拷贝整理了一些字幕里面的台词贴在下面。

《听说》之爱情

天阔以为秧秧是听障人士,所以在她背后自问自答式的表白。可是当听到他表白后的秧秧感动落泪突然转头面向天阔时,不知所措的他为了掩饰自己而跳入了游泳池。后来天阔用手语重复刚才的所说的话的时候,却把带秧秧去见自己父母的目的改成了介绍她去自家的小店打工。

以下是天阔在秧秧背后的表白:

这个夏天,是充满着歌声的夏天,大街小巷都放着《存在》这首歌。“谁知道我们该梦归何处?谁明白尊严,已沦为何物?是否找个理由,随波逐流;或是勇敢前行,挣脱牢笼;我该如何存在?”我却在这歌声里,好像看到了《伤花落地》这本小说里的一个个高中男生女生,看到他们成长过程中经历的快乐或伤痛,书的第一章就叫“小人物”,里面有“我”——毕必胜和他从小学到中学都混在一起的四个人,他们被爸爸用世界上最顶级的轻蔑口气称为“你们那一窝臭小子”,他们的班主任刘美美老师就叫他们为“四个小混混”。他们都是不折不扣的小人物,马程序的爸爸是开出租的,江鱼的爸爸是沉迷写作的文人,郁葱葱的爸爸是开食杂店的,在他们的心里,父母和老师都不约而同地像喜欢抽烟喝酒一样热爱指责“我们”。江鱼的爸爸既让他有了创作的欲望,又粗暴地毁掉了他的“巨著《四兄弟》”,也可以说是他把写作的翅膀给江鱼装上去的,又亲自给江鱼剪掉的,江鱼的心受伤了。他们还经常被爸爸骂为“狼”或“狗东西”。而他们四兄弟之间也总是因为一些小矛盾互相看不顺眼,他们一起打过架、流过血、还因为那些不值一提的小事引发过一次次的冷战。然而,对好朋友的信任与保护还是更多的,他们互相关心,互相鼓励,甚至还把有的事情揽在自己身上来开脱对方,他们成长着。

长大了的毕必胜让我很佩服,他还很真诚地对待那些关心他和他关心的同学,也懂得珍惜在与女生梅可含的交往中感到的快乐和甜蜜。不仅如此,毕必胜还帮助江鱼理解他的父亲自费出书的行为,主动和他一起摆摊卖书,让江鱼的父亲深受感动。

看着这本书,我也埋怨过不理解孩子的父母,责怪过很苛刻蔑视学生的老师,

愤恨过喜欢打击和指责别人的同学,但是从毕必胜身上,我更加感受到的是成长的力量。我是一个12岁的女孩子,也许在妈妈的眼里还是一个小宝贝,可是不知不觉我已经和妈妈一样高了。所以我想,我不应该只知享受和索取,而是应该学着长大,学着用大人的思维想问题,做好自己,学着坚强不会退却,像个勇敢者一样活着。

郑氏一族齐家思想的体系中,还有一个突出的主题,那就是关心自己的同时,也应关心他人,和睦乡邻。《郑义门》

郑义门动画片观后感范文一:

家是社会最基本的单位,一个国家中若是大部门的家庭家风良好,那么这个国家也必定是个安定和谐的国家。现在有很多学者研究中国的社会分层和社会变迁理论,我觉得要真正深层次的剖析中国的社会分层和社会变迁必须从家这个单位出发,看看家这个社会体细胞经历了哪些变迁。

我国历史上有许多名门望族,其血脉延续久远,见证了无数次“城头变换大王旗”,经历了数百年物是人非的变迁。其中大部分既富且贵,但也不乏有些小康之家家风醇良,历史悠久。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郑氏义门。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

相关推荐